寻僧解幽梦

我觉得你们最大的差别就是审美。审美水平有极其大的落差,你们认识的世界是不一样的。你们的三观,你们的个性都有着非常大的差别。所以我不喜欢你们,不是因为你们穷,不是因为你们没有别人优秀,不是因为你们蠢,而是因为你们太恶劣。我们本来就不是应该待在一起的人,我求求你们,让我飞。

我不愿在此刻用力回忆你。你是我心口浅浅的刀痕,也是一大块梦境的疮疤。

你真好。你好到在我心里就是一股滚烫的热水,我抱不住你,你却把炙热的爱留下来。你的爱让我无穷尽地思念你,但是我挽留不住你。我开始抱怨自己的无能,我开始在黑洞般的空虚中划出一朵摇摇欲坠的火焰。我这才发现我的心并不是坚冰,我也可以同样释放出热,我不一定要靠一直以来依赖着你的温存而卑微地活下去。你不是光,你不是热浪,你才是坚冰,你才是最最卑微。你很好,你对所有人都好。我的爱在你目光下涣散了,我的身体却仍然在放出大量的热。我要做温驯小鹿心中的甜杏,做慵懒猫咪怀中的猫抓板,做文学少女窗前的白月光。我不要成为你,我不要痛恨你,我不要回忆你。我也很好,我只对我爱之人好,我要温柔,我要可爱,我要义无反顾、奋不顾身。我要很用力地朝你招手,跟你告别,我要一滴眼泪也不流,然后大声喊出你的名字——

时 间 一 刻 也 不 停 留。

眼泪流出来,汗水流出来,快乐也流出来。

今天之后,我最希望你明白的不是我曾经有多投入,为了你我有多奋不顾身、又有多痛心疾首。我并不悲伤,我几乎一滴泪也没有流 。我最希望你明白,恋爱的时候我的身体里有东西涌流,痛感丝丝缕缕地爬上来,从足背升到脚踝,爬上我的小腿。我的左膝有一块淡黄色的淤青,痛感也毫不客气地从深浅不一的疤痕上爬过。软腹、腰肢、肩臂……我多想问问你能否看见疼痛束缚住了我。我的脸皮、我的耳,如同被蛛网紧紧包裹。连同我的心脏,我的眼一起被禁锢——我的胸腔中没有喷发的怒火,我脑内没有悲痛的河流。我并不带有焚身的爱意,我没有摇摆不停的情绪。因为我一点也不爱你。

我个人其实很喜欢那种深刻简洁的文风,描写细致又不啰嗦。描写过头只会徒增你刻画人物的累赘。现在在年轻人中所流行的大段描写,看似营造出极美又迷幻的意境,使人遐想连篇,实际上是没有灵魂支柱的,是没有实际意义的。因为你是在花繁复的华丽词藻去填充你的人物,而不是把你的人物一点一点揭露在看客面前。这一点太重要了。

如果每一个女孩子都用动物来表示的话…

不用说,你是鹿。你是有长长棕色鹿角的梅花鹿,看上去俏皮可爱,绝不透露出花哨的样子。你下判断时精准,机灵,你永远是小朋友在绘本上看到的善良可爱的动物。
但是你并非是别人所看到的那样。你很脆弱,你是狼群、雄狮所虎视眈眈的,尽管你露出再聪颖的样子,还是逃不过被肉食动物盯上的命运。

在雄狮眯着眼向你缓步走来的时候,你只能哀鸣一声,朝草原的另一头,卖力的狂奔。

  雨水悄悄地 悄悄地从银白色的枝叶上滴落下来。透明 黏稠的月光是刺穿血肉的匕首。

生命真的很宝贵,可我就是难过。


我瞥见树枝间的月亮,清冷地,从破碎的天空中伸出手。是它在看我还是我在看它?这是对视。

我低下头盯着手臂上的痕迹,很浅很浅,已经快看不出来了。可是我感受得到它的存在,它并且在不停地绞痛着。我感到害怕,一瞬间绝望包围着我。


生命诚可贵,但我还是很难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