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僧解幽梦

我个人其实很喜欢那种深刻简洁的文风,描写细致又不啰嗦。描写过头只会徒增你刻画人物的累赘。现在在年轻人中所流行的大段描写,看似营造出极美又迷幻的意境,使人遐想连篇,实际上是没有灵魂支柱的,是没有实际意义的。因为你是在花繁复的华丽词藻去填充你的人物,而不是把你的人物一点一点揭露在看客面前。这一点太重要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