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僧解幽梦

生命真的很宝贵,可我就是难过。


我瞥见树枝间的月亮,清冷地,从破碎的天空中伸出手。是它在看我还是我在看它?这是对视。

我低下头盯着手臂上的痕迹,很浅很浅,已经快看不出来了。可是我感受得到它的存在,它并且在不停地绞痛着。我感到害怕,一瞬间绝望包围着我。


生命诚可贵,但我还是很难过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