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僧解幽梦

我注视着病榻上的父亲,他好像是我的父亲,又好像不是。他如往常一样,没有夸张的喘息,甚至看不出痛苦的痕迹,他不咳嗽,也从未诉苦——他就那么静静地躺着。他安稳地睡着了,在梦里喃喃……

于是我明白,我的父亲与生命并行着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