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僧解幽梦

宴。

描写性极强的文字,我本来不再写。但你又不同。我无法用单薄的语句描述你,你的表现力,你所渗透出来的浓稠情感,你的措辞,你的想法。想要更加了解你,写出像样的文字来描述你。想要理解你,探索你。你的文字像一束束强烈的光,我只能看到光束的耀眼华丽,无法直接看到光束中央的核心,更没有办法去触碰。我们素未谋面,连擦肩而过的几率都约等于零。我的认知可能是片面的,但是我不希望我的理解是浅层的。我说不出[我最喜欢你,你好厉害阿]之类的话,可能是我自以为是地将自己的憧憬看得太过高尚了吧——我被你折服。

@Neither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Neither寻僧解幽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幸甚至哉。